首页 > 将进酒Bar > 正文

花间公子温庭筠:那一场风花雪月的惆怅清狂

2022-04-25 09:27 来源: 中国财富网        作者:九公子的拿铁 0

分享至

唐朝,瑞气祥云初盛,诗情画意正浓,是个高产诗人才子的时代,而温庭筠便正是这其中的一束微光,照亮了无数人的岁月。

若有若无的时代回音里,是谁把酒当歌,挥毫亘古情怀?又是谁独守清窗在潺潺倾诉万般情愫?寻着风,撑一支长篙漫游在诗河里,去探那花间公子的一尾竹叶。

1.png

温庭筠,原名岐,字飞卿,公元812年生于山西太原。

谈起他的身世,那可不一般,他乃唐太宗时宰相温彦博之裔孙。

后虽家道中落,但他依然在书香浸染中长大,自小就显出了读书识礼的天赋。据《唐才子传》所言:(庭筠)少敏悟,天才雄瞻,能走笔成万言。

在他八岁时,本来幸福无忧的童年却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坎,日日教诲他的父亲逝世了。自那时候起,温庭筠便和母亲相依为命,而这也激励了他,愈发勤学苦读。

每日,他于庭落里研究书卷奥秘,平日无事便“有弦即弹,有孔即吹”。天赋加上勤奋,他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成为远近闻名的才子。

(来源:摄图网)

温庭筠挥毫即可成诗,在江湖上赢得了两个名号:一曰“温钟馗”,相传温庭筠相貌奇丑,形似钟馗,但这依然挡不住无数貌美歌伎将其引为知己;二曰“温八叉”,得名于他才思艳丽,工于小赋,每入试,押官韵作赋,只需八叉手便可诗成。

尽管没有英俊的面容,依然不影响他独特的人格魅力。颜值在才华面前终究不过是那锦上添花的事儿,即便没有这花儿又如何呢?毕竟温庭筠这妙笔是能生花的。

由于名门显贵的关系,温庭筠在长安结交了很多“五陵少年”,在平康坊的亭台阁楼里,经常看到他们放荡不羁的身影。

后来温庭筠因“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这样动人的诗句名声渐显,更是结交了庄恪太子,成为了太子陪读,可谓前景一片大好。

温庭筠本以为有了太子这个“靠山”,便可在仕途上柳暗花明。但没想到,两人日日欢歌的酒中人生却成了温庭筠仕途上的一道雷。

不久后,朝堂上就有人弹劾太子只知享乐游玩,建议废太子。皇帝闻言大怒,便将庄恪太子禁足在宫中。庄恪太子遭此大变,终日郁郁寡欢,后忧愤而死。

由于温庭筠之前与太子走得太近,加上生活自由散漫,名声也越来不好。

温庭筠虽生性潇洒,依然没能舍去入世建功立业的想法,自27岁便开始了漫长无期的科举之路。在唐代看重“德”的官场中,他的满身才华未能敲开科举仕途的大门,屡试不第,成为了科举“钉子户”。

于是,温庭筠开始“破罐子破摔”,抱着“既然无法在考场实现抱负,不如将才华施与他人”的想法,在代考的路上一去不复返,甚至在考官将他安排在前列并另设遮帘的情况下,还能助八人科考,成就了不少人的仕途,也成就了他“天下第一枪手”的称号。

是金子总会发光。终于,在温庭筠年过五旬时,遇到了“伯乐”,襄阳节度使徐商欣赏他的才华,请他做了幕僚。

然而,在江河日下的晚唐,官员贪腐的现象已是常态,像温庭筠这样愤世嫉俗、刚直不阿的人,终究无法能够磨平棱角去迎合世俗权贵。他在官场中不懂得虚与委蛇,只能成为弃子,一生仕途潦倒,只任过几次芝麻小官。

温庭筠在前往襄阳途中所做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述出了他与寒霜相伴一生——终究是个孤独的赶路人罢了。

温庭筠至情至性、恃才孤傲的性格注定了他无法在仕途上取得高就,但他从来没有停止过抗争,留给后人的不仅是他那“侧词艳曲”,还有作为花间公子的铮铮铁骨。

2.png

相传长安城边有一小女娃,名唤鱼幼薇,“性聪慧,有才思,好读书,尤工诗”,在长安城中素有“诗童”的美名。

“小姑娘,在下乃温庭筠,冒昧前来只为一睹姑娘诗文风采。”

“您就是有才满京城的温飞卿先生?幼薇见过飞卿先生,还请飞卿先生赐教。”

“适才我来的路上,正值柳絮漫天飞舞,不如就以江边柳三字为题,作诗一首如何?”

“这有何难?”

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

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头。

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两人以柳初遇,一首诗让温庭筠认可了鱼幼薇的诗情才华,而后便将十岁的她收作学生。

在长期的相处中,温庭筠在鱼幼薇心灵的荒地上植下了绿园,两人亦师亦友,而幼薇对他渐生情愫。

异地之时,鱼幼薇多次修书遥寄心中的牵挂,“幽栖莫定梧桐处,暮雀啾啾空绕林”“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

佳人含苞待放,才子已垂垂暮年。当他们再次相见,鱼幼薇十四岁,容颜绝丽,饱读诗书,脱口珠玉,成为大唐四大才女之一。

(来源:摄图网)

痴情的鱼幼薇向温庭筠表白了心迹,但温庭筠此时已五十多岁,年长幼薇三十二岁,且囿于世俗礼法,他终觉得此事非君子之为,不忍辱没了鱼幼薇。后借官职调动躲避这段情感的纠葛,并将幼薇介绍给了状元李亿。

温庭筠原以为这样鱼幼薇就能有一个衣食无忧的人生,不想却所托非人,正是这一步之差,鱼幼薇的人生有了不一样的结果。

鱼幼薇嫁与李亿为妾后不久,不容于李亿正妻,而李亿为了前途赐鱼幼薇一纸休书,送往了咸宜观。

鱼幼薇心灰意冷,改名为“玄机”,也是在这时,她写下了那句“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她在自己的道观门口贴上“鱼玄机诗文候教”的告示,向世俗发起挑战,邀约天下有才情和胆量的男人。一时间,她的道观门庭若市,聚满了长安的名流文士,他们在与鱼玄机相拥相伴中品茶论道、煮酒谈心、切磋诗艺。

自古红颜多薄命,后来,鱼玄机因妒杀侍女被捕入狱,被判死刑,终年27岁。对于她的死亡,《北梦琐言》只记载了一句话:“竟以杀侍婢,为京尹温璋杀之。”

远在千里之外的温庭筠闻此讯后痛心疾首。不知若是重来一次,温庭筠是否会放下世俗的偏见和鱼幼薇相伴余生。

在鱼幼薇看来,温庭筠于她是山巅之雪,云中明月,触之不及。她的一生只为追求有心郎,并敢于冲破世俗禁锢;而温庭筠虽然在诗词中写尽春闺情缘,但在面对感情时,不过是个束手束脚的人。

3.png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爱着一袭白衣的温庭筠总爱倚靠在窗边,时而吹一支抒情的笛曲,时而酌一杯美酒,时而赋一首深情的诗词。

白居易曾说过,“百事尽除去,唯余酒与诗。”而温庭筠就正是这么一位酒中仙,在他看来,酒中藏了万象,一壶酒下肚,创作的灵感便如泉涌。

温庭筠精通音律,诗词兼工。文笔与李商隐、段成式齐名,三人都排行十六,故合称“三十六体”诗。他与李商隐齐名,时称“温李”,其诗辞藻华丽,秾艳精致。

那是一个秋风飒飒的清晨,黄叶飘零,温庭筠立于一荒凉古堡,在此地送友人远别。两人告别后,目送乘着友人的孤舟渐行渐远,入目皆荒凉的心境勾起了他赋诗的念头,一首《送人东游》便挥毫而成。

荒戍落黄叶,浩然离故关。

高风汉阳渡,初日郢门山。

江上几人在,天涯孤棹还。

何当重相见,尊酒慰离颜。

此诗逢秋而不悲秋,送别而不伤别。诗里稍事点染深秋的苍凉气氛,便大笔挥洒,将山高水长、扬帆万里勾勒而出,这是他对友人的期盼,也是他一生所念所想。他看似是醉生梦死的游戏人生,一生所求不过是建功立业而已。

(来源:摄图网)

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温庭筠在仕途上得不到的认可,命运从文学上给予了加倍补偿。后蜀赵崇祚编选的《花间集》开卷便是他的六十六首词,中国词史上第一个流派“花间派”从此诞生,他也成为了花间派鼻祖。

温庭筠是第一个专力填词的文人,让词成为正式的文学体裁。他的词多写花前月下,闺情幽怨,构思精巧,语言含蓄,词风香软艳丽,浓妆重抹,充满脂粉香泽,在艺术上有独到之处,给后人读者带来美感与情感的无限联想。

清代的《词选序》这样评价温庭筠:“唐之词人,温庭筠最高,其言深美闳约。”明朝文人更曾掀起温词热,甚至出现过“人人读花间,少长诵温诗”的盛景。

2011年,《甄嬛传》热播,温庭筠的《菩萨蛮》成为插曲,在大街小巷传唱,陶醉了无数观众: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历经千年时光,这首花间词代表作依然焕发着动人的魅力。

4.png

世人皆叹温郎一生怀才不遇,但他那樽酒花前的风流何又不称得上是另一种快意人生。在中国诗词史上,世人会永远为花间公子准备一壶酒,供他吟出绝代风华!

温庭筠一生踌躇满志,常出入于文字内外,游弋于山河之间。作为山西太原人曾两次入蜀,并在称为文化盛都的长安以及襄阳居住过很长的时间,黄河、长江文脉孕育出了这一位旷世奇才,而他也用手中的笔墨为山河添色,为中华文脉的赓续滴入了自己的心血。

他踏遍江山,早已看惯了岁月变化,人生最快意之事不过是与友人畅饮一杯。在他的笔下,与友人离别是“酒酣夜别淮阴市,月照高楼一曲歌”,人生失意是“从今虚醉饱,无复污车茵。”在他看来,酒中藏了万象,古今多少事,不过付诸这一樽酒。

曾两次入蜀的温庭筠,在蜀地佳酿“重碧酒”的陪伴下遍赏山水风流,创作出名垂千古的文学佳作。如今,这樽美酒,随着悠悠文脉,缓缓细流,跨越千年,成为了民族品牌“五粮液”,浸润了中华文化的韵味。

(来源:摄图网)

从唐代诗人杜甫以“重碧拈春酒,轻红擘荔枝”的佳句赞誉的“重碧酒”,到北宋诗人黄庭坚称颂的“姚子雪曲”,再到明清时期走入寻常百姓家的“杂粮酒”,五粮液承载着中国厚重的文化底蕴,酒味醇厚悠长,醉了无数文人。一壶在身,可驰骋于沙场之上,舞剑于江湖之内,陶然于情感之中。这一杯浓香醇厚,喝的是情怀,品的是回忆,尝的是文化。

人生短暂,千帆过尽,不如畅饮一杯,恰如温庭筠一生潇洒不羁,在酒味中品尝生活百态,在词中写尽红尘世事。



执笔:张望舒

统筹:李耀威 闫梅

编辑:谢玥

监制:雨天





责任编辑:闫梅

关注中国财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手机财富网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