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进酒Bar >  正文

【将进酒Bar】张若虚:这句话我比范闲更有资格说

2020-04-13 09:49 来源 : 中国财富网        作者:九公子的浪 原创

分享至

“我就写一首诗,你们随便写,多少首都行,只要能比我这首好,算我输!”

《庆余年》主人公范闲诗会上说的这句话,其实有个人更有资格讲,这个人就是——张若虚,他那首 “孤篇压全唐”的诗叫《春江花月夜》。

《庆余年》剧照。来源:网络

崔颢不服,带上《黄鹤楼》去battle。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vs“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张若虚胜。

张九龄也不服,带上《望月怀远》也去会了会。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vs“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张九龄似乎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李白坐不住了,我可是诗仙,抄起《把酒问月》就走。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vs“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李白被K.O.。

公元618年,唐朝始建。

不过可不是从李渊长安称帝那天的零时零分,产生的诗就被叫唐诗的。

那时流行奢靡的宫体诗,为了形成唐诗独有的风韵,唐太宗努力过,“初唐四杰”也努力过。

如今,史学界更愿意把《春江花月夜》作为唐诗形成的开端。

你可知,能读到这首开端即巅峰的《春江花月夜》有多幸运?

明朝的一个夜晚,一位年过半百的举人——胡应麟正在编撰他的那本《诗薮》。当时他正赋闲在家,意图搜罗有史以来的诗歌珍品,编写历代诗选。

尽管诗歌搜集已接近尾声,可是他还是不甚满意,总觉得缺了几首可以称绝的极品诗。

他还不想睡,打开了刚得的宋人郭茂倩撰写的《乐府诗集》。

突然他眼前一亮,一首他从未见过的唐诗跳进眼眸。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刚念完第一句,他就坐不住了,从藤椅上一跃而起。 

当他吟到“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时,更是激动得浑身颤抖。

“我终于找到了!有了这首《春江花月夜》,我的《诗薮》可以完美收官了。”

心情平复以后,胡应麟恭敬地把《春江花月夜》抄录到《诗薮》中。

此时,离《春江花月夜》的诞生,已经过去了900年。

在这900年里,《春江花月夜》连同它的作者张若虚一直沉睡在黑暗里,等待光芒重现。

胡应麟的《诗薮》和郭茂倩的《乐府诗集》完成了这首天才之作的传承接力,只差了一点点,它就真的失传了。

《春江花月夜》被闻一多先生誉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连带着张若虚,也因这一首诗,“孤篇横绝,竟为大家”。

张若虚塑像。来源:网络

张若虚能写出“压全唐”的大作,想必其他作品也不差。

然而,张大才子到今天留下来了多少诗呢?一百首?八十首?

答案很令人震惊——只有两首。

不过张若虚的遭遇,不是一个人。

写《登鹳雀楼》的王之涣只有六首诗留下来。

李白留下来诗只占创作总量的大概十分之一。

再说杜甫,四十岁之前的诗几乎全部失传,只留下了1400多首诗。

一千多年里,也不知道有多少首《春江花月夜》被淹没失传……

由于这部伟大的唐诗差点失传,他的作者也差点被埋没。

如今,我们只知道张若虚生于大唐开元年间的扬州境内,只能靠想象试图接近他的生平:

开元盛世的好时代,又生活在“江左名都、竹西佳处”的扬州,不用想也知道,张若虚的少年时代很是幸福。

国家一天天地强盛,张若虚一天天地长大。

他凭借着过人的才华,赢得了人们的尊重,交到了一批朋友。

贺知章、张旭、包融都和他关系不错,他们一起写诗、喝酒、作文,并称"吴中四士"。

成年之后, 张若虚以才华横溢名扬于京城,但他既没有像贺知章一样做了朝中大官,也没有像张旭一样立刻声名鹊起。

张若虚只当过“兖州兵曹”,是个不起眼的小官。

这种才高位卑的内心焦虑与矛盾是需要排遣的, 缺少信仰支撑的漂泊灵魂也需要找到安息之所。

官场失意的诗人回到了家乡扬州。

一天春夜,他独步长江之畔。

开元盛世倒影在江水里,花在春风里旖旎。

江水依旧东去,诗人对月独酌,天地之间五个最美意象跃然眼帘:

春,江,花,月,夜

诗人临流把酒,衣袂翩然,对月吟唱,然后蓦然成诗: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声。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并没有。

他以生命丈量无尽的时间,发出一句天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岁月漫长无际,于青史却不过寥寥几笔,细想无非是浮沉起落,他洞穿了时间的本质: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潮起潮落,花谢花开,唯有月亮不变。

而一首《春江花月夜》,却让扬州的月亮从此不同。

贺知章、张旭都是嗜酒如狂的人,张若虚既与他们齐名,想必也是好酒量。

为什么诗人作诗前总爱喝酒?

东汉末年的曹操就曾说过“对酒当歌”,李白也是“斗酒诗百篇”。

可见文人喝酒写诗是有历史渊源的,酒是诗人的Buff。

诗酒之外,他们要面对真实的人生;诗酒之中,才可以把酒揽月,杯酒慰风尘。

为了打捞诗意,诗人围炉煮酒,野渡舟横;

过山过水,看看风流缱绻,诗酒流连。

有长啸,有浅酌,有悲伤,有欢喜。

一壶酒,几行诗,沧海桑田就在手中款款摇曳。

不管怎样,唐诗是美轮美奂的。带着浓浓的酒香,在云月之下,在山水之间,甚至是市井人家、天涯古道,多情地招摇着。

不知你是否也嗅到了唐诗中,那清远缥缈却历久弥新的酒味。

从唐朝重碧拈春,一路飘洒到五粮醇香。

“香气悠久、味醇厚、入口甘美、入喉净爽、各味谐调、恰到好处、酒味全面”,极致工艺酿造的世界名酒五粮液,历经岁月洗礼,也愈加浓香醇厚。

责任编辑:徐丹宁
相关推荐

外汇

热点板块排行

个股行情

新股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