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进酒Bar >  正文

【将进酒Bar】饮者无非分两种:金庸是一种,古龙是另一种

2020-03-23 10:29 来源 : 中国财富帮        作者:九公子的浪 原创

分享至

饮者无非分两种:“东成西就型”和“无问西东型”,金庸属于前者,古龙属于后者。

“东成西就型”饮者喝酒看场合、看时间、看身份。喝酒掺杂着人情世故,即使醉了,也时刻心系父母、师长、亲友、君臣,牢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无问西东型”饮者喝酒简单,不问地点、不问对象、不问酒种、不问菜色。他们不理会酒局的规矩,也不被复杂的社会关系束缚,粗犷又直接。

来源:网络

“东成西就型”饮者与“无问西东型”饮者

金庸笔下的饮者,皆是“东成西就型”。

他们像是肩负着某种使命,酒还没喝就和你聊人生。

要问他们都有哪些使命?

郭靖会回答:背负家国大义,镇守襄阳;

张无忌会回答:驱逐鞑虏,还我山河;

袁承志会回答:要帮李自成,推翻明朝;

即便是韦小宝,也会委屈地说一声:我师父让我反清复明……

因此,金庸人物喝酒时想得多——“此时能不能喝?能喝多少?耽不耽误民族大业?”

相比之下,古龙笔下的饮者,皆是“无问西东型”。

他们率性,只为单纯地行走于江湖,在红尘里享受一壶好酒。你担负你的使命,我陶醉我的酣酒高歌,互不打扰。

你问西门吹雪的人生使命是什么?李寻欢的终极理想是什么?萧十一郎为什么活着?他们八成不会回答你,因为他们也没想过……

金庸的人物喝酒,会挑时间、挑地方、挑店家,段誉和乔峰初见面便是:段誉跑到无锡城,恰逢乔峰在此地约好与人决斗,两人同上“松鹤楼”喝酒,才有了后来斗酒结拜。

来源:网络

古龙的人物喝酒,并不大问地名,因为一直在路上,前方都是路;不写具体的年月日,英雄喝酒是不带日历的。李寻欢的出场便没有地名、没有时间:“雪将住,风未定,一辆马车自北而来。李寻欢叹了口气,自角落中摸出了个酒瓶。”

金庸的人物喝酒看人,人不对头不喝。段誉喝酒作弊,乔峰不介意,慕容复若请乔峰喝酒他却不去。

古龙的人物喝酒才不管你是不是君子,因他自己也不见得是。陆小凤和龟孙子大老爷喝花酒,然后一起坐着等别人把自己赎出去,也不觉得有损他自己的形象。

金庸笔下的女人喝酒含蓄,即使像赵敏这样来自蒙古的豪爽女子,在大都喝起酒来也显得“恋爱脑”“玛丽苏”,终极目的不过是,我醉成这样,张无忌你就不心疼?

来源:网络

赵敏再野,野不过风四娘。

古龙在《萧十一郎》形容风四娘:她实在是一个江湖中的女人,她喜欢各式各样的刺激。她喜欢骑最快的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玩最利的刀,杀最狠的人。

很奇怪,金庸的人物从来不用愁酒钱,他们好像有花不完的钱,哪怕是乔峰这样的乞丐头子,在松鹤楼也能拿出一锭银子;而古龙的人物似乎常常愁酒钱,萧十一郎这样500年出一个的侠盗,也只是请风四娘吃了碗牛肉面,甚至还时不时地赊账。

金庸人物喝酒啰啰嗦嗦,古龙人物喝酒绝不废话

金庸笔下,最啰嗦的酒局当属虚竹与段誉灵鹫宫喝酒:

段誉喝一杯,虚竹也喝一杯,唠唠叨叨地谈到半夜。虚竹和段誉酒意都有八九分了,仍是对饮讲论不休。段誉迷迷糊糊地道:“仁兄,我有一位结义金兰的兄长,姓乔名峰,此人当真是大英雄,真豪杰,武功酒量,无双无对。仁兄若是遇见,必然也爱慕喜欢,只可惜他不在此处,否则咱三人结拜为兄弟,共尽意气之欢,实是平生快事。”

虚竹说道:“段公子若是……那个不是……不是瞧不起我,咱二人便先结拜起来,日后寻到乔大哥,再拜一次便了。”

来源:网络

比如杨过,连喝酒都不忘说点什么道理:

忽必烈与杨过饮酒,忽必烈笑问:“小兄弟,这酒味可美吗?”

杨过道:“此酒辛辣酸涩,入口如刀,味道不美,却是男子汉大丈夫的本色。”

古龙的人物呢,喝起酒来,人狠话不多:

他挥手,要酒。

酒灌下铁成刚的咽喉后,还是不说话。

金庸人物喝的是热闹,古龙人物喝的是寂寞

金庸的英雄们是不太孤独的,哪怕杨过隐居16年,也有一只雕陪着。

金庸的人物喝酒,多数是因为酒逢知己、惺惺相惜。

郭襄风陵渡口初出江湖,“店小二,来十斤酒,二十斤牛肉”,与各路人士饮酒畅谈“神雕大侠”,是何等热闹。

古龙喝的是寂寞。

燕青曾说古龙:“默不作声,只是酒来必干,自得其乐。”“喝酒时,头一仰,便是一杯。”

连带着古龙笔下的人物皆是如此,他们喜欢一个人独饮。

李寻欢吹箫独饮,陆小凤卧床吸酒,孟星魂倚剑酗酒,秦歌更是常常喝醉躺在阴沟边一直到天明。

来源:网络

古龙小说中人物喝酒的时候, 也就是古龙自己醉酒的时候——漫漫长夜, 一樽酒, 对抗寂寞, 打发无尽的孤独。

清醒时若是快乐, 又有谁愿意长醉不复醒?

只有真正醉过的人,才能了解这种感觉。

为什么酒与忧愁,总是分不开呢?酒已人愁肠,却没有泪。谁也不愿意在人前流泪,英雄儿女们的眼泪,本不是流给别人看的。酒在愁肠,泪在心里。脸上只有笑容。——《萧十一郎》

你若以为酒只不过是一种可以令人快乐的液体,你就错了。你若问我,酒是什么呢?那么我告诉你,酒是种壳子,就像是蜗牛背上的壳子,可以让你逃避进去。那么,就算有别人要一脚踩下来,你也看不见了。——《七种武器》

酒的好坏,并不在它的本身,而在于你是以什么心情喝下它。一个人若是满怀痛苦,纵然是天下无双的美酒,喝到他嘴里也是苦的。——《风云第一刀》

金庸写饮者是“剧饮千杯男儿事”,古龙写饮者是“饮不完的杯中酒,割不尽的仇人头”。

金庸太文雅,古龙才是真饮者。

就是这样的真饮者,在生命的最后时期,酒却成了他戒不掉的毒。

或许他借笔下木道人的口解答了众人的疑惑:

古松居士笑了,道:“所以我常说你若不喝酒,一定能活到三百岁。”

木道人道:“若是没有酒喝,我为什么要活到三百岁?”



酒后吐真言

郭靖以为喝完酒他一定会更想黄蓉,可是有一瞬间他想起了第一个陪他喝酒的姑娘是华筝;

胡斐喝多了也许想的不是苗若兰,而是程灵素;

楚留香醉酒后想的是苏蓉蓉还是张洁洁,我们不得而知;

陆小凤酒后想谁,更是鬼才知道!

……

你喝完酒会想起谁?留言告诉大家吧,我们一定不说出去!



责任编辑:徐丹宁
相关推荐

外汇

热点板块排行

个股行情

新股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