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 >  艺术品 >  正文

“靳尚谊捐赠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

2019-04-12 15:53 来源 : 收藏投资导刊     

分享至

靳尚谊 塔吉克新娘 布面油彩 60 cm×50cm 1983 中国美术馆藏

2019年4月11日,由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共同主办,北京靳尚谊艺术基金会协办的“文化和旅游部2019年度国家美术作品收藏和捐赠奖励项目:靳尚谊捐赠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展览展出靳尚谊先生创作于各个时期的油画、素描作品87件,其中中国美术馆藏品81件,其余6件是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画院美术馆、中华艺术宫的藏品。观众将有幸一睹《塔吉克新娘》《鲁迅》《瞿秋白》《晚年黄宾虹》等经典名作的风采。

靳尚谊 晚年黄宾虹 布面油彩 115cm×99cm 1996 中央美术学院藏

展出作品均是靳尚谊先生的代表性画作,分为肖像画创作、风景写生、肖像写生、少数民族人物写生、女人体艺术、新创作,共六个板块,涵盖了其艺术创作不同时期的语言风格,呈现了其创作意识转变的形态,回顾和展现了靳尚谊先生艺术创作生涯的卓著成就。

靳尚谊 瞿秋白在狱中 布面油彩 120cm×102cm 1984 中国美术馆藏

靳尚谊先生是一位在艺术创作上有卓越成就,在艺术教育上有杰出贡献的美术家、美术教育家。今年85岁高龄的靳尚谊先生,在美术创作与教学领域已耕耘70个春秋。靳尚谊先生1934年生于河南焦作。195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1957年结业于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并留校在版画系教授素描课;1962年调入油画系第一画室任教。曾任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第四届国家教委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中国油画学会副主席。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国家画院顾问、油画院研究员,北京靳尚谊艺术基金会顾问。

靳尚谊 鲁迅 布面油彩 86cm×88cm 1981 中国美术馆藏

中国美术馆曾于2005年、2009年为靳尚谊先生举办过两次大型展览。“中国美术馆为靳先生举办作品展,并将其列入国家美术捐赠与收藏系列,这是对靳尚谊先生的敬仰与尊重!”,谈及此展的重要意义,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说到,“2008年,靳先生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39件代表性作品;这次,先生又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35件代表性作品。这些作品是靳先生心血劳作的艺术结晶,是他在求索路上的一个个里程碑,也是新中国美术及美术教学的发展,在具体艺术家身上的体现,是时代的记录,将成为我们深入研究靳尚谊先生的艺术,研究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史,研究中西方美术交流史的重要资源。”

靳尚谊  老艺术家钟涵 布面油彩 100cm×80cm 2017 中国美术馆藏

靳尚谊 八大山人 布面油彩 132cm×100cm 2006 中国美术馆藏

结合展览呈现的六大板块,吴为山馆长将靳尚谊先生的艺术创作分为三个阶段:1953年始受马克西莫夫造型艺术语言风格的影响,接受现实主义的创作观念;1979年以后回归艺术语言本体,注意接收欧洲古典主义艺术语言风格的影响,创作了《塔吉克新娘》《青年女歌手》最具代表性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名作;1995年以后将古典主义写实绘画与中国写意观念结合,形成自己的油画民族化之路的时期,代表作是《画家黄宾虹》《晚年黄宾虹》《八大山人》。在前言中,吴为山馆长谈到“靳先生的创作通过表现温良、灵敏、坚毅的中国人形象,展现中国精神,这是因为他的内心中始终保持着真善美的温度。靳先生生命意识深处对人民、对艺术的赤子之心,是其艺术深入人心的根本所在。”

靳尚谊  侧面人物像  布面油彩 65cm×45cm 2016 中国美术馆藏

靳尚谊  蒙古族公主 布面油彩 100cm×70cm 2015 中国美术馆藏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先生在前言中则从美术实践、美术教育两个方面总结靳尚谊先生的艺术,谈到他和中国美术事业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这份贡献,是由他坚定的文化理想、博大的艺术情怀和始终坚持的探索追求精神构成的……靳尚谊先生的思想境界与艺术人生,正是我们身边践行和体现习总书记要求的楷模,让我们由衷敬重。”他说。

靳尚谊 快乐的小男孩 纸本炭笔 39.4cm×27cm 1976 中国美术馆藏

靳尚谊先生在展览自述中则谈到,“在表达自己的追求时,兼顾中国的文化内涵与西方油画的精湛技巧,使自己的作品呈现出一种不同于西方状态的新的抽象美。我想为这个目的付出毕生的努力也是值得的……我仍然在努力追求,作为画家我能够不断地探索,不服老地继续画,因为我感受到研究的乐趣。”

展览呈现在中国美术馆1、8、9号展厅,持续至2019年4月21日。(周一闭馆)

靳尚谊先生自述

我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中国人也能够熟练地掌握西方油画的技法。在表达自己的追求时,兼顾中国的文化内涵与西方油画的精湛技巧,使自己的作品呈现出一种不同于西方状态的新的抽象美。我想为这个目的付出毕生的努力也是值得的。

在中国,研究西方油画基础和画种的表现力比较深入透彻的画家,我勉强算一个。从对基础的了解,到对画种的了解,再到对西方文化的了解,越深入就越整体。作为油画家,我认识了油画原则的要求和魅力。另外,我清楚地知道什么是好画。好画不在内容,在于表现的高度,这个高度,古典和现代一脉相承。

我80年代才开始看到古典作品,觉得古典作品含蓄、有力量,欣赏的时候很舒服。几十年过去了,我的心情发生了变化,想回到一种写意的状态,因为写意容易激发人的感情,但是做起来很难。

回顾自己从早期学习印象派到深入研究古典艺术,再回到印象派的研究,我感觉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画家,对运用油画这种艺术形式表现自然、抒发人物内心感受随心所欲,可以说已经达到人类的极致。我作为有中国文人情怀的画家,要达到他们那个时代的高度是不可能的。这是我终身的遗憾。

过去,我对这个社会是熟悉的,技术问题解决之后,创造就应运而生。现在我不了解这个社会了,因为中国发展得太快。虽然如此,我仍然在努力追求,作为画家我能够不断地探索,不服老地继续画,因为我感受到研究的乐趣。

责任编辑:徐可芒
相关推荐

外汇

热点板块排行

个股行情

新股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