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 >  艺术品 >  正文

“操翰驭色,人书俱老” ——探幽陆秀竞的山水世界

2018-11-09 15:20 来源 : 收藏投资导刊        作者:杨艳丽

分享至

2018年8月25日,“千岩竞秀——陆秀竞中国画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盛大开幕,在当天召开的研讨会上,与会者分别从理论与实践、历史与现实、哲学与美学、语言形式与观念探索等各个层面,对陆秀竞的艺术之路进行了横向与纵向的深层次探讨,成果丰硕。

▲朝圣 纸本设色 122x244厘米 2013年

借用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徐里开幕致辞的总结:“陆秀竞继承和发扬了浙派山水酣畅淋漓、清雅俊逸的风格特点,并在遍游大江南北和世界各国的基础上,创造出设色丰富、气势辽阔,深具历史感和人文性的中国风格和时代精神。从艺50余年,陆秀竞不但创造了个人耀眼的艺术成果,同时还曾任职多个艺术机构,担任领导职务,组织艺术活动,出版画集教材,并富有成效,为中国美术和浙江美术的繁荣发展贡献了心血,贡献了成果”。

▲故乡  纸本设色 45x48厘米2015年

陆秀竞是自潘天寿、陆俨少等前辈大师以后,浙派山水画的重要代表性人物之一,他常年躬耕于墨海笔池,不求闻达,淡泊名利。虽然他并非显名于当代艺术市场,但在学术圈内,深为同仁所敬重。对于这样一位对当代中国画坛、浙江省美术事业、美术教学事业都具有突出贡献的重要画家,应该获得学界与收藏界更大的关注。本文拟就陆秀竞的艺术历程,特别是在山水画领域的探索与成就,结合具体的作品,进行简要的介绍。

▲光耀佛塔  纸本设色 96x82厘米 1998年

对一个画家艺术风格的研判与总结,如果脱离开具体的历史发展“原境”,是很难对其贡献进行定位的,因为特定的风格往往会伴随着特定的美术思潮,是画家内心的审美追求与思潮的正反回应。因此如果我们将他几十年的探索在时间纵轴上进行风格变化的梳理,或许会更清晰地体现画家的思考方向和思想的深度。

上世纪60年代,陆秀竞的山水画风格依然隐约流露出顾坤伯、陆俨少等老一辈大师的影响,风格清新隽永,彼时的风貌更多可以归并入浙派山水的范畴中。

▲江南老房子 纸本水墨 70x70厘米 2003年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后,特别是到了改革开放以后,陆秀竞逐渐开启了随后几十年的风格探索之路。《金谷圣寺》是他广为人所称道的作品,也堪称中国山水画坛颇为重要的作品。这件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的山水画,可以看作是改革开放以后,对当时普遍盛行的中国绘画本体语言寻求变革的积极响应,具有某种典范意义。

很多人都熟悉陆秀竞在中国美院(原浙江美院)求学时,所创作的浸染江南烟雨气息的作品,但《金谷圣寺》却呈现出完全不同于的面貌,体现了画家深沉的思考和探索的自觉。该作表现了两山耸峙的谷壑间,层层叠加的梵宇。它不仅仅是一般意义的山水画,在宗教性的基础上,平添了浓厚地精神性的神秘感。中国画的颜色历来讲究“色不碍墨”、“墨不妨色”,当色彩的使用占据主导地位时,水墨会主动让位于色彩,以充分发挥色彩的表现力。但这件作品则在最大限度内发挥了色彩与水墨各自的张力。画家巧妙地将富有变化的色彩布置在大面积的水墨世界中,虽然颜色的纯度适当降低,但丝毫没有削弱色彩的饱和度,加之金粉的使用,营造出恢弘肃穆的艺术效果。两侧的山峰,在半抽象的状态下,依然可以将山崖的浑厚表现出来。庙宇的用笔老辣生拙,既不失殿宇的庄重感,又饶有故意。萦绕在建筑附近的白云,更增添了建筑本身端坐九霄的叆叇。远景的几大块水墨,淋漓洒脱,弥漫着氤氲的水汽。整件作品恰到好处地把握住了写实与写意之间的维度。同样是创作于1986年的《千佛洞奇观》,与《金谷圣寺》共同体现了画家在特定时期对带有宗教色彩的题材的关注与表现,画面中选取了很多典型的形象:如敦煌壁画中的“飞天”,大漠、舍利塔、骆驼,一团圣光则成为画面的中心,可以看作是画家精神的升华,更是照耀在千年历史遗迹上的光芒。

▲金谷圣寺  纸本设色 190x180厘米  1986年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陆秀竞到西北采风,并形成了画风的一次重要转折,这让他突破了江南山水的藩篱,在茫茫大西北的脊背上找到了新的语言。《光耀佛塔》创作于1998年,画面中虽然还保留了一直以来精良的笔墨,同样绚丽的色彩,但整体的气质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不是外在可视的形式语言本身,而是深入到审美主体的精神内核中。江南水乡的氤氲和西北的雄浑的汇合,恰如百年时钟跨过零点一样,形成一个全新的世界。

▲雪域图腾柱 纸本水墨 244x122厘米 2011年

步入新世纪,陆秀竞移居海外,旺盛的艺术之树不断结出令人赞叹的硕果。《旧金山红树林所见》正是描写异域风光的代表性作品。在这件作品中,画家没有选择那些时髦的街区或新潮的西方文明标识,而是着意于平实的景致。高大参天的松柏之下,游人悠闲地漫步,一处幽静的房屋昭示着一份难得的恬静。当然,在这作品中依然可以看到画家对故国的思念。虽然展现的是异国的风貌,但在画家的心中始终存在一种挥之不去的乡愁,是一种平淡下的超然,是一份难得的静谧。高树林立,空旷迥绝,烟岑静寂,一片天然。当然,虽然身居海外,画家还会不时描绘一些记忆中的山水,比如创作于2003年的《江南老房子》,该作品创作于美国洛杉矶,身处异乡,但不时会通过一些曾经的景致来不断唤起对过往经历的追忆,这是一种莫可名状的感受,也只有游子才能体会到这种别样的感受。画面中用饱含情志的笔墨,勾勒出重檐叠幢。笔墨的运用是那么平实,但细加观看,却是变化无穷,水墨的淋染出神入化。不知是否是由于画家生活在西方“构成主义”的世界中,《江南老房子》更强调点线面的穿插,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