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号精选 >  正文

A股首例!中弘股份或成“面值退市”第一股,明天涨停也没用,缩股或成最后选择

2018-10-17 17:20 来源 : 证券时报微信公众号        作者:罗曼 胡华雄

分享至

首只因低于面值而退市的个股或将诞生。

股价在1元面值以下徘徊了19个交易日的中弘股份,截至今日收盘,中弘股份报0.82元,若明日继续交易,即使股价涨停,也无法回到1元面值。根据相关制度,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将被强制退市,这意味着中弘股份迎来了其生死时刻。

中弘股份或成首只股价低于1元退市的个股

10月17日,在经历了连续18天的窄幅震荡后,中弘股份在第19天尾盘出现踩踏现象,尾盘被砸至跌停,截至收盘卖一位置仍有138万手股票封死跌停板。最终股价报0.82元,跌幅9.89%。

截至今日,公司股票已经连续19个交易日(2018年9月13日-10月17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更重要的是,由于目前股价仅为0.82元,即使明天中弘股份盘中涨停,也依然回不到1元面值,。

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1元面值,深交所有权终止股票上市交易。

这意味着,如果不进行缩股,中弘股份将成为首只因1元退市法则而退市的股票(注:除B股的闵灿坤B外,目前A股尚无采取缩股来规避退市的案例)。

可能是看到形势不妙,就在昨晚,公司董事长王继红、总经理张继伟也辞职了。

约25万股东资产可能化为乌有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中宏股份仍有24.66万户股东,机构投资者合计持有约45万股。这意味着,3季度以来的这场博弈中,几乎全是散户和游资所为。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向时报君表示,退市的股票会转去股转系统,股民手中的股票也会转去股转系统托管、转让交易,但是根据股转系统交易活跃度来看,从A股退市转去的股转系统的公司都是有价无市,股民手中持有的股票基本相当于废纸。

对于退市股有无可能再次回A,董登新认为,至今为止还没有一家退市转去股转系统的公司成功回A股的,目前很难再有皮包公司花血本去收购一家垃圾股。

对于中弘股份或成史上首只因股价连续20天低于面值而退市的公司,董登新向时报君表示,这个意义是巨大的,表明投资者对这类垃圾股用脚投票,它不需要满足任何财务指标要求,也不需要任何理由和借口,投资者“用脚投票”将它打入‘一元退市’通道。加上IPO常态化,必然导致垃圾股身价大跌,回归地板,到时候买壳、借壳、炒壳、赌壳的游戏将无人喝彩,无人买单,主动退市与强制退市将蔚然成风,A股市场也一定会步入“大浪淘沙”的新时代。

中弘股份麻烦缠身 逾50亿巨额逾期债务待解

中弘股份出现退市危机源于公司债务缠身,公司业绩出现巨亏,导致股价走低,并持续低于1元。

2017年公司营收仅有10.16亿元,亏损额高达25.11亿元,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24.77亿元,净亏损仍有13.26亿元。

相较于营收和利润规模,公司逾期债务规模庞大。截至2018年10月8日,中弘股份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5.87亿元,此后逾期本息也仍在增加。2018年10月13日、10月14日,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新增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3,053.24万元。

事实上,从去年底开始,公司债务问题开始暴露,随后,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永红远走香港,与中国港桥(02323.HK)商谈重组和协调公司资产出售事宜。但最终,控股股东中弘卓业未能与相关债权人就偿债安排及该重组事项达成一致。5月25日,中弘股份公告,终止相关重组事项。

据中弘股份称,目前公司实控人王永红仍在香港,一直在参与商谈重组和协调公司资产出售事宜。

仅过一个多月,6月30日,中弘股份公告称,控股股东中弘卓业拟将所持有的公司约22.28亿股股份,全部转让给新疆佳龙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占中弘股份总股本的26.55%。转让完成后新疆佳龙将成为中弘股份的控股股东。新疆佳龙同意给中弘卓业提供一定的流动性支持,帮助其团化解目前面临的债务危机,但随后遭到深交所问询。

分析人士表示,此次股权转让的最大障碍在于,中弘卓业所持公司股份遭到司法轮候冻结。恰在此时,公司又涉嫌财务造假被调查,“卖身”之旅雪上加霜。

8月15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期间,上市公司大股东不得减持股份。

不仅如此,中弘股份还于8月14日收到安徽证监局《调查通知书》,称公司披露的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并进行立案调查。

此前频频“自救”

中弘股份在退市危机面前,其实也采取了应对措施,有一些动作颇大。

从今年8月15日开始,公司股价史上首次连续低于1元,第一次因股价持续过低面临退市危机。至8月27日,已连续9个交易日低于1元。

8月27日晚间,中弘股份公告称,与加多宝集团、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签订《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由加多宝集团、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帮助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即公司)、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即公司的控股股东)化解目前面临的债务危机。

不过,8月28日一早,加多宝单方面发布声明称,从未与上述各方签署《协议》,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因双方各执一词,中弘股份由此引来交易所的关注函。

10月9日,中弘股份终于公告与加多宝的合作终止。与此同时,公司称又找到新的合作方,公司与宿州国厚、中泰创展签订《经营托管协议》,委托宿州国厚对中弘股份实施托管经营,中泰创展同意在宿州国厚实施托管经营过程中,酌情给予中弘股份流动性支持,促进中弘股份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上述一些动作也一度帮助中弘股份化解退市危机。

如在中弘股份宣布与加多宝合作后,其股价迎来喘息的机会。8月28日股价涨停,至9月5日重新回到1元,第一次化解了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而面临退市的危机。

就在昨日连续18个交易日低于1元之后,昨日晚间中弘股份紧急公告董事长和总经理辞职,新总经理张永宏临危上任。

公司10月16日晚间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长王继红和总经理张继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辞退原因是“个人原因”,其中王继红在补选出的新的董事前将继续履职。

“空降”的张永宏将成为中弘股份的新总经理。公告显示,1964年生的张永宏在2008年到2012年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副院长,2013年至今深圳源泉汇创业孵化器总经理。

不过这连续的大动作也依然未能力挽狂澜。

最后时刻,深股通席位曾趁股价上涨“出逃”

近两月来,中弘股份股价波动较大,成为龙虎榜的“常客”。

但自8月15日股价首次低于1元以来,其龙虎榜上从未出现机构席位的身影,主要的一些游资席位参与其交投。

另外,深股通席位曾出现在其龙虎榜席位中。不过从深股通席位现身的9月4日、9月14日的情况来看,中弘股份当时虽然股价大涨(9月4日上涨9.64%,9月14日上涨5.56%),但深股通席位却呈现大幅净卖出状态,显然深股通在趁机出逃。

留给中弘股份的,除了退市,或许只有停牌缩股一条路。但缩股之后,公司股价依然面临补跌压力。

责任编辑:谢玥
相关推荐

外汇

热点板块排行

个股行情

新股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