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 >  艺术品 >  正文

不容忽视的“新浙派”水墨人物画家

2018-08-06 09:41 来源 : 收藏投资导刊        作者:杨艳丽

分享至

当人们提到画派之时,藏家朋友一定首先会想到“海上画派”、“金陵画派”、“长安画派”、“京津画派”等等,其实,还有一股力量是我们很少关注却又对新中国画坛产生重要影响,以至于目前依然产生影响的画派——新浙派。本文将着力为藏家介绍新浙派写意人物画的几位代表画家。

从收藏投资的角度来看,历史上任何形成流派的画家群体,其代表人物都是值得去关注的。本文先为藏家朋友进行简单地梳理:

海派:吴昌硕、任伯年、赵之谦、虚谷等;

京津画派:齐白石、陈师曾、金城、陈少梅、溥心畬、于非闇等;

金陵画派:傅抱石、钱松喦、宋文治、亚明、魏紫熙等;

长安画派:石鲁、赵望云、何海霞、方济众等;

岭南画派: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关山月、黎雄才、杨善深等。

与其去投资一些大画派的小名头或一些顶级名人的普品,不如收藏一些相对性的小画派或者目前不太知名画派的代表人物的精品力作。按照艺术市场的一般发展规律:

艺术品由无到有,由盛转衰,总是从大画派的代表人物开始,逐渐过渡到大画派的二线三线人物,再延伸到小画派的代表人物,最后形成“片纸片金”的盲目收藏,最终形成泡沫,进而市场自动转向寒冷期和理智调整期。

周昌谷《风雪草原》

当新一轮的经济环境重新回暖后,又是按照这样的轨迹与规律来发展,那么,作为新一轮资金的强势介入,如果老派炙手可热的人物(如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等)没有价值提升空间,其投资与推广的对象很可能转移到一些相对不很知名,但在某一个历史阶段内曾经产生重要影响的小画派的代表人物。这样投资公司与市场对小画派的价值认可形成共同成长的态势,并且推广的艺术机构有能力实现对该画派的完整体系收藏,在资金与画派形成利益共同体的捆绑式结构下,也就会形成新的艺术品增长点。

当然,这样的艺术环境的推进并非都是消极的,历史上淹没了大量的画派和有学术价值的画家。与之相矛盾的是,中国书画交易自诞生之日起,就被贴上了“名人书画”的标签,也是艺术品无法摆脱的自身属性,追逐名人效应、价值保值与附庸风雅等收藏心理始终伴随着艺术品投资的整个过程。但是,从客观的二级市场作品征集难的普遍态势来看,古代与近现代一线大家作品的严重枯竭已经是客观现实,“切莫迷信名人效应”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大潮。艺术品能够真正深入民众并普惠百姓,才是艺术品健康发展的题中之义。作为真正有眼光的收藏家,在圈内的地位不仅仅是考量其手中藏有哪些一线大家的代表作,更是看其如何通过手中成系列的、具有极高学术性的藏品来梳理美术史、填补美术史甚至人类文化史的空白。刘益谦的龙美术馆在艺术品积累到一定数量级后,着力挖掘宋元绘画主题性展览的可能性以及王健林对吴冠中、石齐等大家从无到有的挖掘就是明证。艺术品的魅力不是土豪的彰显,最刺激、最具挑战性的一环恰恰是眼光、魄力、审美的比拼,更是“发现美并塑造美”的比拼。或许,一个土豪更在意的是向朋友介绍自己手中的齐白石,渴望看到钦羡目光后的满足感;而一个真正的藏家希望看到的是朋友眼中的震惊,从庸俗美之外开辟了一条新路,实现了从“原始股”到“绩优股”的转变。

在对目前艺术品市场“狼多肉少”的态势进行简单分析之后,回到本文的话题,“新浙派”是个什么样的团体?为什么会在当时,甚至当代产生深远影响呢?

之所以称为“新浙派”,是因为在明代早期就存在以戴进、吴伟为代表的浙派,并在明代画坛产生重要影响。而本期所论及的“新浙派”,并非是与历史上的浙派有多少直接相关之处。但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在于吴越之地对文化艺术的滋养与陶冶,几乎在每个时代都造就了大量的名士与画家。按照时间算起,新浙派在近现代至当代可以分成三个大致时段:第一阶段可以从黄宾虹、潘天寿、陆俨少三大家算起,大致包括诞生在上世纪开始的前后十年里;第二阶段是以李震坚、周昌谷、周沧米、宋忠元、顾生岳、方增先等为代表,大致诞生在上世纪20、30年代;第三阶段是以卢坤峰、舒传曦、童中焘、吴山明、刘国辉、姚耕云、洪世清、曾宓、孔仲起、卓鹤君等人为代表,大概包括出生在30年代末及40年代以后的画家。而目前很多活跃于一线画坛的浙籍画家都可以看成是“新浙派”的余脉与延续,因此,“新浙派”扮演着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关于第一代新浙派画家的历史定位和艺术作品的市场价值已经早有专文发表,也无需笔者赘言,本文介绍的重点在第二阶段的几位以写意人物画为主的画家,他们分别是写意画的李震坚、周昌谷、方增先。

以黄宾虹为代表的第一代浙派大家,其绘画题材依然是介乎于传统与现代之间,而以李震坚、周昌谷为代表的第二代画家,其开拓的方向则明显带有现代气息,反映新时代的巨大变革。这一批人物画家的价值在于对人物画现代性转型的探索进行了有益的尝试。我们知道,在上世纪中叶,以徐悲鸿、蒋兆和为代表的人物画家创立了后世熟知的“徐蒋体系”,运用写实手法,借鉴西方素描体系的光影、体积、明暗、比例、透视等科学的手法,形成了现实主义创作的基调。而以李震坚、周昌谷为代表的人物画家同样吸收西方素描体系的营养,更强调笔墨的表现力以及更富有抒情意味的意境描绘,创作了反映时代、反映现实、带有吴越文化特色的艺术样式,并留下了一大批富有极强感染力的精品力作。

周昌谷《牧马少女》

当然,随着时代的演进,藏家朋友几乎已经无法感受到新浙派人物画家当年的积极探索和所取得的辉煌成绩,这里本文有必要通过一段文字介绍来重现这一流派当年的风采。

“新浙派”绘画名闻全国其实是以“新浙派人物画”作为急先锋的。共和国建立后,面对杭州国立艺专只设山水花鸟专业,而无人物专业的缺陷,学校提出彩墨画系“以人物为主,写生为主,工笔为主”的方针,把教育纳入马列主义轨道,师生参加各项政治动动,批判脱离群众的思想情感和笔墨追求,以革命和现实生活的内容为题材取向,主要描绘工农兵形象,提倡年画、连环画、宣传画和领袖像,当然,这是共产党执政后对全国美术院校的统一指令。然而浙江有它的特殊性,浙江的传统人文积淀深厚。

可以比较一下当时京浙两大流派的同异:相同的是都要画新时代的工农兵题材,不同的是两派的技法完全不同。北京的徐悲鸿、蒋兆和等画家以毛笔画西画,而浙江则是从中国传统人物画——从陈洪绶、余集、费丹旭、改琦、任伯年出发,吸收西画的合理成分和中国传统写意花鸟的技法而成。

1953年学院成立彩墨画研究培训班,为彩墨画从绘画系中独立出来作师资准备,于是从众多有为青年学子中筛选出李震坚、周昌谷、方增先、宋忠元等精英,从此,开始了现代人物画的创作实践。这个新组建的艺术群体,在新体制下,受着统一思想观念和审美模式的制约,通过他们个人的才智和努力,使传统艺术在向现代的转换中,赋于传统以现代生命,使艺术成为现实社会的生命载体,在观念、审美、造型和技艺上呈现出一种新的图式,标志着新中国人物画迈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开拓性一步。尤其是以周昌谷、李震坚、方增先为代表的水墨人物画,影响遍及大江南北,直至今日;以宋忠元、顾生岳为代表的工笔人物也为世瞩目,处国内领先地位。这个群体被美术界誉为“新浙派人物画”。他们的开创性的劳动给社会留下了丰厚的有形和无形的资产。

那么,这几位画家的作品如今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如何呢?哪些题材的作品值得收藏呢?

李震坚

李震坚和周昌谷、方增先、宋忠元、顾生岳先生共同奠定了浙派人物画的事业,画家林锴甚至将其定位为该画派的“开山祖师”。

李震坚《比力图》

首先介绍一个书画常识:近现代的中国画家在上世纪的50年代到70年代,几乎很少有人不描绘反映新时代的作品,特别是表现新中国成立以来重大的历史事件与活动的群体劳动的作品:如人民公社、修桥补路、建水坝、高炉炼钢、伐木拓荒等这些表现广大人民群众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以乐观积极的态度去战胜大自然的题材,是革命伟力的彰显,这些作品不仅仅把握住了时代发展的脉搏,从绘画史的角度来看,也是第一次将古代程式化的语言转换成鲜活的生活语言的重要一环,因此,学术价值、史料价值、艺术价值一般都很高,那么,作品的价位也就会更高。

画家完成于1977年的《敬爱的周总理在新安江》在2010年浙江长乐秋拍上以134.4万元成交;《我们心中的太阳》在2011年山东天承春拍上以67.2万元成交。这两件作品是明显带有时代烙印的主题性题材,因此价位也相对较高。

除了反映新时代的题材,李震坚在市场上的作品基本分为三大类:一、人物写生类;人体类;三,古代人物类。

人物写生类作品多是将人物写生置于简洁的环境之中,人物造型生动准确,表现新时代里人民崭新的精神面貌。2016年浙江六通春拍上,一件画家创作于1982年的《写生少女》以40.25万元成交;2010年河南星翰秋拍上的《少女》以13.2万元成交;创作于1975年的《少女高歌》在2010年浙江一通秋拍上以12.32万元成交。

李震坚《少女写生》

人体类作品数量并不大,但是熟面孔很多,同一件作品在市场上有时反复出现,虽然价位不高,基本都在10万元到30万元之间,却依然保持了很高的成交率。《裸女》在2011年都市联盟秋拍上以31万元成交;《女人体》分别于2005年西泠秋拍和2011年北京卓德秋拍上分别以25.3万元和25.7万元成交;另一件《女人体》则在2010年浙江长乐春拍、2011年北京卓德春拍、2012年北京卓德春拍上分别以25.3万元、25.3万元和28万元成交。此外,《出浴图》在2015年浙江六通春拍上以20.7万元成交;画家作于1985年的《坐着的少女》于2010年浙江长乐春拍上以13.44万元成交。

最后是古代人物题材,《易安词思图》在2016年浙江六通春拍上以34.5万元成交;《东坡赏砚图》在2011年西泠春拍上以29.9万元成交,而该作于同年的西泠春拍上就曾以18.4万元成交;《貂蝉拜月图》在2016年浙江六通春拍上以17.25万元成交;《新月图》也曾在在2013年浙江六通秋拍上以16.1万元成交;《山鬼图》于2014年西泠秋拍上以13.22万元成交;《钟馗》于2009年北京恒盛鼎春拍上以12.65万元成交。

李震坚《易安词思图》

当然,作为新浙派写意人物的开山祖师,李震坚作品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数量有限,目前市场上流通的真伪作品数量不会超过400幅。从学术价值来看,他在水墨人体和反映新时代变迁的水墨画人物写生类作品的价值更大,而古代人物类的作品虽然从技术层面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但是其价值远不及前两者。

周昌谷

周昌谷的作品在市场上的认可度始终是处于新浙派人物画家先列的。 截至到2017年5月的大陆春拍为止,周昌谷先后共有约2200余件作品上拍,成交率接近63%。他的写意人物以少数民族少女居多,造型生动,形象甜美,并形成了一种带有某种标识意义的“周氏笑脸”,在书画市场上辨识度很高。

周昌谷《牧羊女》

周昌谷对传统笔墨技法深有心得,潜心研究八大山人、石涛、徐文长、方方壶、吴昌硕、黄宾虹等人作品,同时吸收西方印象派、野兽派的长处,并赴敦煌临摹壁画,注重文学修养和理论研究,追求诗、书、画、印相融的新境界。周昌谷善于兼容并蓄,融会贯通,将传统花鸟画用笔移植于人物画中,用色和运墨也极见匠心。其画多以少数民族生活为题,注重表现蕴藏在平常生活中的诗情画意,富有韵味,其草书、篆刻也有精深造诣。

画家创作于1956年的《拉卜楞集市》立轴于2010年浙江长乐秋拍上以224万元的高价成交。

周昌谷具有坚实的绘画功底,具有精确、概括、传神的造型能力,从《拉普横集市》这件作品中,即可见出。而且在这件作品中周昌谷对于中国画人物的创新,以及中国绘画传统特有的“骨法用笔,墨分五彩”的表现形式的运用等等都非常精彩的表现出来。他将人体结构与花鸟大写意的技法结合在一起,形成兼工带写的人物画风,赋予人物画以崭新的立意和格趣。

周昌谷《拉卜楞集市 》

周昌谷在市场上的大作品不多,基本上以3-5平尺的中小作品为主。往往是以人物的半身造像搭配一定的花卉、骏马等形象来完成意境的描绘,构图奇特,人物的头像总是含藏在配景当中,追求一种乐观阳光、积极向上、“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芭半遮面”的含蓄美。周氏的花鸟画功力极深,总是能够表现出花卉翠绿欲滴的朦胧美。

周昌谷《芳草》

周昌谷过百万价位的作品不多,但市场上集中了大量的从十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的作品。2016年西泠秋拍上一套集周氏人物、花鸟、书法的十开小册页以184万元成交;2012年河南金帝秋拍上,一件《滇南之花》以103.5万元成交,这件不足两平尺的作品也具有典型了周氏风格;2013年北京银座秋拍上,一件《春至花邨》以92万元成交;2013年美术传媒秋拍上,一件《芳草》以同样的价格成交;2011年上海恒利秋拍上,《金色的草原》以87.4万元成交;同年的都市联盟春拍上,《牧马图》以86.25万元成交;画家完成于1958年的《渔家乐》在2011年北京传是春拍上以82.8万元成交;2010年北京保利秋拍上,《草原之子》以80.64万元成交;2010年浙江长乐秋拍上,《渔岛春色》以同样的价格交割……

纵观周昌谷作品的艺术特色,因其表现的内容都是百信喜闻乐见的题材,又带有很强的地域之风,同时作品的存世量较大,也就是基本满足了一个成功画家在市场上的多数条件,因此,其市场前景十分乐观。

周昌谷《滇南之花》

方增先

方增先作为第二代和第三代的承前启后性的人物在上世纪曾影响了全国一大批画家。并且,他的代表作如《粒粒皆辛苦》、《说红书》、《两个羊羔》、《孔乙己》、《母亲》等作品早已进入了中国写意人物的绘画史。由于方增先依然活跃于中国画坛,其艺术的影响力还在持续扩大,因此,本文无法进行盖棺定论式的论述,仅就其艺术作品的市场价值作些许必要的分析。

方增先《人物》

截至到2017年5月的大陆春拍为止,方增先先后共有约2900余件作品上拍,成交率接近79%,在当代书画赝品泛滥的时代,这样的成交率已经是难得可贵。

方增先《阶级情谊》

《藏族妇女》于2014年西泠春拍上以264.5万元的高价成交;《唐人诗意册页》在2012年北京卓德春拍上以253万元成交;《人物》于2013年中矩秋拍上以230万元成交;《达摩面壁》于2013年西泠秋拍上以207万元成交;《前贤诗意图册》于2012年上海道明春拍上以207万元成交。

当然,由于方增先依然在世,也是近现代与当代书画的承接性的人物,他的历史价值还无法进行完整的定位,因此从其作品在市场上的表现来看还是明显要优于前面两位画家。

方增先《新长征路上 》

综上所述,“新浙派”在当代书画板块的价值已经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甚至占据了南方的半壁江上,与京津派、海派、金陵画派、岭南画派、长安画派构成了书画市场的基本格局。但对于造就这一重要画派的几位代表人物,他们作品的价值还有待关注和开发,作为书画市场上的一支生力军,他们作品的前景也是十分值得期待的。

责任编辑:徐可芒
相关推荐

外汇

热点板块排行

个股行情

新股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