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 >  艺术品 >  正文

两场引动全球的拍卖会带给我们的启示

2018-05-28 15:57 来源 : 收藏投资导刊        作者:王宁

分享至

佳士得纽约洛克菲勒拍卖会现场

5月初,艺术品拍卖界的两大巨头——佳士得、苏富比在纽约联手奉上了一个令全世界惊艳的拍卖周。佳士得纽约选择用整个拍卖周的时间来呈现大卫·洛克菲勒及其夫人的收藏,从名垂史册的艺术巨匠到价值无多的装饰性艺术品,佳士得纽约筹办的这场藏品拍卖会就象是一部可以阅读的现代艺术史,在令人感叹大卫·洛克菲勒惊人的艺术品收藏的同时,也让人不得不佩服佳士得纽约在这场拍卖会上的冒险精神。

相比较于佳士得纽约的“家庭式拍卖会”,苏富比纽约所呈现的则是一个常规的拍卖周,只不过在这次的拍卖会中,因为一件作品的出现,而令人对整个拍卖周充满了期待,那就是莫迪里阿尼的《侧卧的裸女》。

佳士得纽约对于洛克菲勒家族的收藏表现出了巨大的决心,半年前就开始的全球宣传推广很有点去年为达·芬奇《救世主》造势时的味道,而对于所有上拍的1000余件藏品进行的价格担保也让整个拍卖会的进程变得无比的顺畅。价格担保也就意味着不会出现流拍的拍品,完美成交的背后也潜伏着同样巨额的风险,因为一旦拍卖会无法取得卖家预期的市场价格,那么将会由拍卖公司来承担其中的差价。

如果这样的事情放在几年前,或许就会呈现另外一种解决,那就是面对巨额的市场估价,佳士得很有可能在这样一场拍卖会面前选择放弃,但随着这几年其竞争对手苏富比呈现的疲态,以及一些诸如《救世主》这样的成功案例的信心加持,都让佳士得在面对风险与收益同样巨大的时候,会做出放手一搏的决策。

其最终的结果也足以值得这份冒险。在经历了10天的线上拍卖和包括连续两个夜场的三天现场拍卖后,来自洛克菲勒家族的1000多件藏品最终以8.3257亿美元收官。这一结果远超拍卖行原先的6亿美元估价,而比起此前媒体预测的10亿美元则少了1亿多美元。

当然,这些拍品无一流拍的结果也完全在意料之中,因为本次整个洛克菲勒遗产的上拍都有价格担保,所以基本上在拍卖开始前就有效锁定了每件作品的买家。不过,在开拍前进行的为期半年全球推广营销活动,助力本次佳士得拍卖中不少作品都远远超过了预期价格。

克劳德·莫奈  《阳光下的圣拉扎尔火车站》 2018佳士得纽约春拍 成交价:3293.75万美元

准确来说,通过价格数据对洛克菲勒专场拍卖的分析来看,有81.4%的拍品最终成交价高于了最高估价。其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有19 %(接近1/5)的拍品最终成交价是最高估价的五倍以上。

两种极端同时上演

经常去拍卖现场的人对于年轻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拍出高于估价好几倍的价格,其实已经习以为常了,但对于装饰性的瓷器和收藏品来说,呈现这样的轨迹就属于相当罕见了。根据价格数据库显示,这次的拍卖中,那些拍出比最高估价多五倍的收藏品中,大部分都属于装饰性艺术物品,而不是艺术作品的类别,上演了精彩一幕的这些拍品,估价都在1万美元以下。

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拿破仑的瓷器餐具组合,他曾在流亡艾尔巴岛时也带着这套瓷器。这套拍品的估价在15-25万美元之间,但最后的成交价格则是翻了最高估价7倍之多的180万美元(含佣金)。

克劳德·莫奈 《绽放的睡莲》 2018佳士得纽约春拍 成交价:8468.7万美元

另一个看上去并不“当代”的成功销售是来自于一组18世纪晚期的英国家具。洛克菲勒家族从1988年开始收藏的两把乔治三世的胡桃木和栓木手扶椅,最终拍出了24.37万美元,这比原先的最高估价6000美元令人乍舌地翻了41倍。同时,另一对温莎城堡的榆木和紫杉木手扶椅估价为1-1.5万美元,而最后的成交价为21.25万美元。

当然,拍卖的最高价还是属于那些欧洲艺术家的知名绘画作品。两天的夜场销售里,每场都诞生了7个艺术家个人最高拍卖纪录,其中包括莫奈、马蒂斯、迪耶戈·里维拉这样大名鼎鼎的人物。第一晚的拍卖总共收获了6.461亿美元,是有史以来单一藏家拍卖的最高成交纪录。这也打败了之前2008年伊芙·圣·罗兰和其伴侣皮埃尔·贝尔热的收藏在巴黎创下的4.84亿美元的拍卖纪录。

对于一些专家而言,这次的拍卖最大的收获并不是人们对洛克菲勒这个名字的趋之若鹜,而是通过拍卖所展示出的买家们在各个拍品种类间变换的品味。

从最终成交所呈现的结果来看,买家们看上去更喜欢那些独特的、珍贵的艺术作品,而不是那些已经被市场和博物馆盖棺定论的成系列作品。比如在周二售出8470万美元的莫奈作品《睡莲》以及亨利·马蒂斯8080万美元的《Odalisque》,另外,一件不怎么知名的纳比派艺术家Armand Seguin的折屏绘画竟然比纳比派代表人物皮耶·伯纳尔一幅经典的、大型室内场景画拍出的价格更高。这种经由市场表现所带给业界的信息比之8.3257亿美元的成交纪录更令人值得关注,毕竟一场已经结束的拍卖会无论有着怎样的纪录诞生,终究会随着时间而被刷新,但之于当下的交易市场而言,一丝一毫的兴趣变动都有可能直接影响到接下来的市场走势和拍卖指向,这种立竿见影的效果往往要比扑所迷离的未来更令人着迷。

巴布罗·毕加索 《休憩》 2018苏富比纽约春拍 成交价:3692万美元

保罗·高更一幅受到很多人喜爱、扣人心弦的海景绘画也证实了当下买家对于特殊艺术品追逐的热潮,这件拍出3518.75万美元的作品并不属于典型类别,尽管这件作品在拍卖中很受欢迎,但直到结果出来之前,很多人都没有预料到这样一幅来自于前大溪地时期、1888年的高更作品,能够比莫奈所作的具有历史意义的《圣拉扎尔火车站》和极为少见的修拉的点画作品拍得更高的价格。

巴布罗·毕加索 《拿着花篮的女孩》 2018佳士得纽约春拍 成交价:1.15亿美元

这些用真金白银砸出来的事例似乎在告诉市场,即便是面对同样出色的艺术作品,今天的买家也会更愿意把钱有些激进地花在那些独特的艺术作品上,而不是已经具有一定历史重要性的经典作品。

据了解,这次总共8.32亿美元的拍卖金额中,将有相当数额分给各个慈善机构,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以及美国农业基金等。

一些瑕不掩瑜的小插曲

即便是这样一场创造了多项纪录的拍卖会,即便每件拍品都实现了成交,但其中仍旧有一些并不完美的画面存在。几件绘画作品以低于最低估价的价格成交让人感到了一丝担忧。由于每件作品的担保价格(即每件作品有担保的最低售价)没有公开,我们也很难完全算清这次的所有销售能为佳士得带来多少收益。据了解,洛克菲勒家族得到的担保价格应该和最低预估价差不多,但在拍卖中出现的一些折损率超过50%成交的成交拍品,也让人感受到了一丝艺术品收藏投资领域的残酷,即便是被打上如洛克菲勒家族收藏这样的标签,也一样会因市场的更迭而面临危机。

一张小幅的乔治·修拉(George Seurat)绘画最终以73.25万美元成交,比2006年时洛克菲勒买入的136万美元低了近50%;皮耶·伯纳尔(Pierre Bonnard)的灰色调巴黎街景作品《Boulevard des Batignolles》(1901),在估价80-120万美元的情况下,最终只拍出了25万美元。而洛克菲勒在2006年买下这幅作品时,花了85.6万美元。

这样的例子对于整个拍卖会而言就象是一个不太容易被人察觉的小插曲,但在与洛克菲勒产生联系之后总会令人想入非非,并很有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影响上述几位艺术家的市场价格走势,或许,这也将会是另一种拍卖会上的名人效应所带来的结果。

苏富比纽约的疯狂

作为整个纽约春拍最备受期待的一场,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场在5月14日晚呈现了莫迪利阿尼、毕加索、莫奈、蒙克、贾科梅蒂等一系列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艺术家的油画、纸上及雕塑作品。

亚美迪欧·莫迪里阿尼 《向左侧卧的裸女》 2018苏富比纽约春拍 成交价:1.57亿美元

在开拍之前,大部分的焦点集中于莫迪利阿尼的《向左侧卧的裸女》(Nucouché(sur lecôtégauche)(1917),经过一段拉锯战之后,这幅作品最终以1.57亿美元(约合9.95亿人民币)成交。此次莫迪利阿尼拍出的1.57亿美元的价格接近卖家2003年购入价格的6倍。当晚,专场共成交3.18亿美元。莫迪里阿尼《向左侧卧的裸女》以1.57亿美元成交,荣膺苏富比拍卖史上最高成交拍品,同时,莫迪里阿尼也成为首位两度冲破1.5亿美元拍卖大关的艺术家。

在当晚的拍卖会中,毕加索《休憩》以3692万美元成交, 莫奈《塞纳-马恩省河清晨》以2055万美元成交,毕加索《丑角之家》以1151.8万美元成交,乔治亚·欧姬芙《乔治湖与白桦树》以1129.2万美元成交,这些拍品组成了当晚的拍卖价格“五强”。其中,据苏富比方面透露,整个专场四分之一的拍品由亚洲藏家竞得,毕加索的两件上榜拍品均成为亚洲藏家的囊中之物。

苏富比纽约的另一个备受关注的焦点专场“当代艺术晚拍及‘至高境界:莫顿与芭芭拉·曼杜尔伉俪珍藏大师名作’拍卖”则在随后进行,两场拍卖会总成交额超过3.9亿美元,其中曼杜尔珍藏拍卖实现了100%成交,总成交额1.78亿美元。“当代艺术晚间拍卖”总成交2.14亿美元,共刷新包括大卫‧霍克尼、克里·詹姆斯·马歇尔、约翰·张伯伦、塞西丽·布朗等在内的15项拍卖记录,其中,大卫‧霍克尼作品更是在同一天两度刷新其个人拍卖纪录,并出现10件超1000万美元成交的作品。

“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的两幅领衔作品均超过3000万美元成交,分别为杰克森·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第32号,1949年》(成交价:3,410万美元)及尚·米榭·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肉体与精神》(成交价:3,070万美元)。两幅画作均为在私人收藏逾35年后首次悉出拍场。

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作品两度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曾在伦敦泰特美术馆、巴黎蓬皮杜文化中心及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太平洋海岸公路与圣塔莫尼卡》由亚洲藏家以2850万美元竞得,《纸泳池30》则以1170万美元成交,刷新艺术家纸本作品纪录。值得注意的是,在霍克尼五项最高作品成交价当中,有四项是在过去18个月内成交,由此也可见霍克尼在这段时间内的火热程度。

“至高境界:莫顿与芭芭拉·曼杜尔伉俪珍藏大师名作”拍卖中的最高成交拍品为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无题》,以1890万美元刷新艺术家纸本作品的拍卖纪录。毕加索《愤怒的猫头鹰》以250万美元创下艺术家的陶瓷作品拍卖纪录。

当晚,苏富比纽约还带来了为协助扩建纽约哈林工作室博物馆而捐赠的作品,现场竞价反应踊跃,总成交额达1640万美元。其中马克·布拉福德(Mark Bradford)特意为本次拍卖而创作的《开口吧,鸟人》吸引了6位藏家共计6分钟的激烈竞争,最终以680万美元成交,远超拍前估价的200至300万美元。

就苏富比纽约奉上的两个晚间拍卖所传递出的市场信息而言,亚洲藏家依旧占据了相当比重,尤其是在一些重要拍品的追逐上,显示了极为强烈的购买欲望,而无论是对莫迪里阿尼、毕加索等现代艺术大师作品的竞价参与,还是对大卫·霍克尼作品所表现出的兴趣,都表明如今的亚洲藏家在收藏范围上的不断扩大,同时,在个人收藏体系的建立上,也显得越发成熟化和更具体系,这无疑是个十分积极的信号。

责任编辑:王宁
相关推荐

外汇

热点板块排行

个股行情

新股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