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 >  书香 >  正文

《疯狗浪》:动物视角下的人性书写

2018-11-09 08:22 来源 : 中华读书报        作者:姚磊

分享至

《疯狗浪》,曹文轩著,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18年10月第一版,30.00元

曹文轩的首部动物小说《疯狗浪》正式出版,这是他不断拓宽写作疆界的又一次探索。曹文轩曾说,“写了几十年的作品,我总提醒自己不要安于现状,不要陷入一种无形的、驾轻就熟的写作模式”。“疯狗浪”凶险异常,如一群疯狗般来势汹涌,见到什么就卷走什么,水性再强的渔民遇到这种浪也很难幸免于难。这惊涛骇浪不仅是故事的重要情节,是每个人面对困境时绝望与希望、放弃与坚持的生动隐喻,也是作者功成名就、面对喧嚣依然在创作上坚守并不断突破的澎湃内心。正如作者所说,它显然不完全像传统意义上的儿童文学,在阅读一段惊心动魄、唯美浪漫、温情感人的故事之后,读者完全可以感受到作者在创作上的深意和对生命的多重观照。

发现人性的美好是曹文轩作品的永恒主题。在《疯狗浪》特殊的动物视角下,作者除了寻找诸如勇敢、善良、忠诚等人性闪光点外,还透过对动物“灵性”的观察,更深层地挖掘了人性的焦虑和情感的矛盾,诸如船花对沫沫的依恋交织着对其“背叛”的失望和愤懑,沫沫的一往情深中纠结着对离开船花的愧疚,黑风在对前途的迷茫中执着于对亲人的守护,狼脸原始的占有蛮性中纠缠着对沫沫的痴念等等。作者没有把人性扁平化、符号化、单一化,在他的笔下,动物和人类一样拥有爱的本能,狼脸奉行的丛林法则不是该被谴责的对象,黑风在为爱献身的那一刻所散发的迷人光芒,是给读者最生动的关于爱的责任的启蒙。

对故乡的眷恋是中国文学创作的永恒母题,如鲁迅的鲁镇、沈从文的湘西、莫言的高密、汪曾祺的高邮湖等。曹文轩笔下那些柔美而有力量的故事发生地,多以作者魂牵梦萦的苏北故乡为原型。不过,《疯狗浪》故事的发生地从对温润踏实的苏北水乡油麻地、稻香渡,转换到海边渔村,在这里,人类是“原乡人”,流浪狗们是“异乡人”。渔村边生活的流浪狗们,包括不愿与之为伍的黑风和沫沫,被作者赋予了特殊的光彩——黑风和沫沫身上具有被人类驯养后的教养和高贵,狼脸身上则有种没有被规训的蓬勃野性。这样一群特殊“人物”在故事中过着随时被人类警惕、防范的生活,生存艰难,就像这个渔村的“边缘人”,不问来处,不知归路。作者给了最后投入流浪狗群落的沫沫一个开放的结局,她的未来是什么?这大概也是作者对当下都市边缘人的现实与未来满怀温情的照拂。

“流浪”是中外文学经常涉猎的浪漫主题之一。流浪一方面是背井离乡的迷失,另一方面更是对世界的探索,是发现自我的成长的冒险。离开玫瑰的小王子,寓言式奇幻之旅的小牧羊人,麦田里守望的叛逆者等等,他们走过光怪陆离世界,回望来路,探究内心,寻找真实的自己。《疯狗浪》中,虽然我们无从知道狼脸、吊眼等如何开启他们的流浪之路,大概背后都有一段无奈或者悲伤的往事,但是小说浓墨重彩地讲述了沫沫这只原本柔弱的小狗如何开始流浪之旅的故事。在我看来,小说里真正的勇者,不是雄壮有力、为爱献身的黑风,不是野性十足、一心想收服沫沫的狼脸,而是看似弱小的沫沫。如果说沫沫的第一次出走是无奈的,那么当她发现船花的身旁有了一个和自己相似的新伙伴后,她加入流浪狗的行列的选择则是坦然的、无畏的,这就一个弱小生命的成长历程,是一个弱者的蜕变。

我想阅读一本好的小说的乐趣即在于此——从虚构的生命进程中,从残酷曲折的叙事中,挖掘生活中最质朴的真谛,或许这些朴素的东西会成为你迷茫混乱时刻的一丝微光。从《疯狗浪》中,我读出了一个作家对爱的执着,对苦难的倔强和面对浮华的从容。(姚磊)

责任编辑:江文军
相关推荐

外汇

热点板块排行

个股行情

新股日历